黄允松:2019,青云QingCloud 的大平台时代

2018 是非常特别的一年,科技界发生了很多有趣的变化,我在这里做个总结,也作为我对2019 年云计算趋势的一种预测。

2017 年 11 月,AWS CEO Andy Jassy 曾表示,只有公有云才是云计算,其它都不是真正的云计算。然而时隔近一年,他便宣布 AWS 将推出自己的私有云交付方案。

作为青云QingCloud CEO,我认为云计算从来都不是一个具体的东西,而是一种模式、一种理念,一种以服务形式交付的产品及功能,这才是云计算最核心的要义。

我本人在 IBM 时期,就认为 IT 行业绝不是“卖货”的行业,而是以服务形式交付功能的行业。这个功能可以是计算、存储、网络,甚至具体到产品的任意一个小组件。这个理念也贯穿了青云QingCloud 从起步、发展到如今的每一个时期和每一个产品中。我认为,这也是 IT 工程师们真正该做的事情。此其一。

第二、当前的 IT 趋势下,只有通过深入的耕耘分层结构,服务化交付一切,才能达到有颠覆力的科技进步。这就要求高度解耦合。

大家近几年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,就是经济正在下滑。可能每个人对此事都有各自的解读,例如贸易战、经济泡沫等。但我今天要说的核心原因只有一个:最近十年来,这颗星球上没有任何可以规模化、商业服务化的科技创新,没有可以强大到推动 65 亿人口的地球迭代的科技创新。美国人觉得 90 年代的克林顿是一个伟大的总统,其实是时代决定的。因为 IT 行业的兴起、PC 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让美国站在了整个时代的最前沿。2007-2008 年发生了严重的次贷危机,但是美国却轻而易举的跨了过去,有两个关键性的原因,其中之一即与科技进步有关。

第一个原因是美联储 QE 放水,这是官方原因。而我个人认为,另一个被大家忽略的原因恰恰是更为重要的原因——那就是乔布斯在 2007 年推动了移动互联网的诞生与发展。移动互联网的创新产生的激荡虽然不能与当年 PC 互联网相媲美,但是它站在了 PC 互联网“巨人”的肩膀上,并且往前迈出了一大步,所以,是它推动了科技的伟大革新。

再看现在,我们的科技界,无论是美国、中国,还是哪个科技强国,都没有大跃进式的创新,所以经济回暖也难以到来。我认为,2019 年将是新一轮经济下滑的开始,大胆且乐观的预测,直到 2022-2023 年,这一轮下滑才能结束。而将这轮经济下滑拽出深渊的,将是端到端的大平台(底层技术)——一个构建成本非常低、运营成本接近于零(依靠 P2P 机器人运维),以 100% 解耦合度的形式交付的,具备高度可替代性、全部 API 化,可以完整的满足任何人类生产、生活、娱乐不同需求的、端到端的,具备数字化和虚拟化能力的大平台。当这样的平台出现后,AI 就有了用武之地。

第三,B2B2C 将是一个新的趋势,我们将投入更多精力在合作伙伴层面,耕耘生态。

现在我们看到整个 端行业的流量基本上已经达到了瓶颈,想要再创造新的流量增长已经很难了。在 PC 互联网时代,文字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是关键的四部曲;而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,屏幕变得更小了,内容则更加丰富;接下来的 5G 时代,随着带宽更宽,流量成本更低,会带来 AR 和 VR 的全新体验,但是这种体验不一定比手指体验(打字)更好,而且刚开始一定伴随着各种挑战。就像 4G 刚开始时,大家都认为视频电话将成为主流。然而事实是,我们还是手指敲得最多,其次是语音电话,视频电话依然是排在最后的。其实同理,5G 时代随着带宽的增长,承载的内容也会更重,会存在更多的可能性。

在这种趋势下,我们能够挖掘什么呢?B2B2C。青云QingCloud 是一家纯 B2B 的技术公司。我们的客户,例如银行、保险等金融类机构,他们不仅仅有设备,还有人。如何为人提供服务也是一门重要的学问。

从 2019 年开始,青云QingCloud 将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合作伙伴身上,开拓 B2B2C 市场。2020 年上半年,我们将会支持一些合作伙伴推出面向 端的产品,App 由合作伙伴开发,我们在底层提供服务。这些产品的出现将极大地改变和推动巨型/大型的传统 端机构迅速向互联网转型。移动互联网厉害在哪里?其实是个人用户。所有的 App 针对的都是个人用户,而不是企业级用户。B2B2C 一直滞后于C端,青云QingCloud 将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精力。我们的目标是把云模式从 IDC 设备层往前提,提到办公和生产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。每一个人在企业里都是企业人,他们使用的工具都是企业提供的,所以 B2B2C 会对 端形成很大的补充和改良。当然,我们会恪守公司理念,不做应用,只提供底层资源及服务。

第四,站在云计算 IaaS 和 PaaS 层,向上看业务,向下看 IC(芯片)。

像我们这样的公司,在处理数据上高度依赖两个东西:CPU 和 GPU,但这些都是外来的,可能在中国制造,但并非中国设计。长期来看,问题是非常严重的。若要解决这些潜在风险,就需要剥离工作负载。比如某一种特定的工作负载在云端达到一定量级时,就可以为这一特定的工作负载设计一款 ASIC 芯片,并在云端进行驱动和调度,从而大大削减其对 CPU 和 GPU 的依赖。

总而言之,千万不要在同一赛道上解决问题,同一赛道上已经来不及了,要做一个比英特尔都强大的芯片可能吗?所以,解决问题的办法一定是新赛道、新方法。这个时代早就不是“卖货”的时代了,而是大平台的时代。而青云QingCloud 作为一家技术实力领先,有着不竭创新动力,中立的全栈云ICT服务商,从 2019 年起,将致力于打通横向和纵向大平台,打破孤岛和烟囱,让数据和底层互通,推动中国云计算事业的发展,推动规模化、商业服务化的科技创新迭代。